行业新闻

莆田72岁大爷制作木雕动漫手办走红

时间:2020-9-3 17:13:11浏览:2789次


我要分享:


当老工艺撞上Z世代,手办给传统的红木产业带来新可能。


8月21日,进入B站的第93天,这位名为卢正义的木雕师傅在B站的粉丝数突破了60万人。


这位自称“27岁年轻手艺人”的72岁前浪,已经在B站发布了他雕刻的近20件年轻人喜爱的动漫角色:皮卡丘、杰尼龟、宇智波鼬、钢铁侠……


这批1995年后出生的Z世代后浪,亲切地称他为“小卢”。小卢每次都会拿出一块四四方方的木头,画上几笔,接着用刻刀打样,再加上网友调侃的“亿点点细节”,一个栩栩如生的动漫形象就呈现在镜头前。


看惯了彩色塑料小人,小卢的木雕手办令人耳目一新。几个月来,他的视频播放量持续走高,像是用红木雕刻大热日漫JOJO中人气角色空条承太郎一期,就有230多万次播放量。



B站账号“卢正义的雕刻时光”视频一览(图源:网页截图)


近年来,由于木材资源缩减、行业内恶性竞争、终端需求下滑等因素,红木产业陷入持续低迷的状态。而在逐渐成长为消费主力的这群80后、90后的印象中,红木家具及工艺品又往往是“昂贵”“沉闷”的代名词,并不受到青睐。


不过,在B站的评论区,不少年轻人“跪求”老爷子开网店,称这是“中国手办”,还有粉丝直言:“花千八百买个手办,还不如买木雕。”


对于寻求转型升级的红木产业而言,在保留传统文化与工艺的基础上,拥抱年轻消费群体的偏好,也许是一条必经的创新之路。


 


老工艺与Z世代的碰撞

 

“一开口就是老莆仙了。”


卢正义浓浓的乡音让不少观众发现,他来自福建莆田的仙游县,而此地正是明清古典家具四大流派之一“仙作”的发源地。


25岁的史政伟是账号“卢正义的雕刻时光”背后的主理人,负责视频的拍摄、制作与运营。


他告诉笔者,他自身就是莆田人,加之老爷子在本地有些名气,于是他就和老爷子商谈拍摄一事。“他觉得自己的技艺不会输给现在的年轻人,平时时间也比较多,就同意了拍摄。”史政伟说。


卢老爷子说,之所以自称27岁,是因为他在27岁开始拿起凿子学习雕刻,“算起来有四五十年了”。他之前做关公、佛像等摆件比较多,但是现在这些摆件的市场大不如前。


老爷子介绍,视频中所有的木雕都是纯手工制作,雕刻一个手办需要花3到5天。想要达到能够雕刻人物的功力,“从头开始学的话,最少也得七八年的时间”。


在这些作品中,有几件是用“红木”雕刻的,卢老爷子介绍,他所使用的是红檀,色泽比较显眼,而且成本不会太高。



卢正义与他雕刻的“红木手办”(图源:受访者供图)


红檀,别称红铁木豆、红坚木等,是广义上红木类木材的一种,但并不属于我国2018年新国标所确定的5属8类29个品种。


其实,卢正义并非第一个用红木雕刻动漫人物的手艺人,在B站,“守艺小胖”“铁头雕刻铺”这些同样创作木雕类手办的UP主的出现时间都要早于“卢正义的雕刻时光”。


在某电商网站上,也已经出现多件使用不同红木种类雕刻的手办,售价在几千到上万元不等。

 

某网店出售的使用小叶紫檀雕刻的哪吒木雕(网页截图)


卢老爷子表示,按照他使用的木料以及雕塑的长宽来计算,一个高20厘米宽10厘米的手办,价格在1500元至2000元左右。


但是,史政伟告诉笔者,视频中的所有成品都未出售,他和老爷子也暂未考虑手办商业化的问题,“版权这些问题就很难搞定”。

 


红木手办的商业化,难吗?

 

在国内,目前市场上流行的手办被玩家戏称为“塑料小人”,而这些塑料小人并不便宜。


根据天猫的报告《 95 后玩家剁手力榜单》显示,潮玩手办成为年轻人最“烧钱”的爱好,在电商平台的客单价及消费频次均排在前列,一年内同比增长近190%。


在日本从事手办原型师一职近3年的小涵(化名)告诉笔者,目前市场上出售的手办商品材质以PVC塑料和搪胶为主,价格一般在300多到两三千元不等,比较小的盒玩类一般在30到200元左右。


在手办圈子里,那些还原程度低、人物走形严重的手办被称为“邪神”。为了避免出现“邪神”手办,保护角色人设,版权方对手办原型的监修十分严苛。


另一位手办原型师罗先生介绍,在一个完整的塑料手办制作过程中,手办公司要提出企划方案,取得版权后把项目分配给原型师,其间需要经历版权方的多次监修,在原型完成后交给涂装部门上色,而上色期间也同样需要各类的监修,最后交给工厂开始批量生产以及上色。


小涵强调,版权方对角色的身材、比例十分执着,有时候甚至还会提出不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要求。单单打造原型通常就要花费两三个月的时间。


小涵介绍,以往也有使用非塑料材质制作的手办,例如贵重金属、木制、石制等,但此类多为收藏品级别,多采用预约制,限量基本在百件以内,产品交货时间甚至能长达一年。



 2019年在上海警方破获手办制假案后,日本万代公司赠送的限量版电镀金色高达模型

(图源微博账号:警民直通车-上海)


红木手办想要实现长期可持续的商业化,版权问题是绕不开的一点。


当笔者询问一家销售木雕手办的网店“是否有版权”时,对方并未正面回答,仅回复一个“微笑”的表情。


若失去了版权方的监督,由生产厂家自主“决定”如何创作,手办的细节就无法保证,消费者买到“邪神”的概率就会更大。


目前,这些木雕类手办多出品自中小型独立厂商,他们仍以制作、销售传统木雕手工艺品为主,在手办类别内还未形成规模,更不论实现行业的正版化与规范化。


罗先生认为,对于木雕手办而言,量产难度较大。雕刻更考验原型师的水准,一步出错后面就难以修改,如果版权方不满意,“那基本只能重来了”。


另一方面,罗先生认为,对于习惯雕刻家具以及传统人物形象的老师傅们而言,他们做二次元的人物“做得不像”。


史先生表示,因为卢大爷做惯了传统雕刻造型,对二次元角色五官神态上并不是很熟悉,所以每个雕塑成品的脸,都是他和卢大爷一起琢磨的。


不过,仙游县工艺办主任黄杰告诉笔者,当地正在积极推进红木企业的技术改造,鼓励工厂应用智能化、自动化设备进行生产。目前,许多木雕产品已经可以实现量产


机器量产的《西游记》人物红木摆件(受访者供图)


 

“老”红木如何拥抱新生代消费者

 

我国的红木产业正在经历一场洗牌。


2019年,曾有媒体记者走访了福建、广东多地的主要红木产区,发现60%左右的企业关门停业


河北的小王(化名)告诉笔者,因为行情不好,自家的红木厂在两年前已经关闭,此次受到疫情影响,在北京商场的线下店铺更是无人问津,房租还贵,于是决定不做了。


2019年,中国红木委发布的《中国红木产业分析报告》指出,目前国内红木产业正处于“下一个十年增长期的前期调整阶段”,在过往的发展过程中,非理性的“价格战”、人才匮乏、品牌建设的落后、设计投入不足与未统一的服务标准体系都制约了行业的发展。


同时,红木资源的枯竭也在倒逼红木产业的转型。


黄杰介绍,作为红木生产重地,当地政府正在大力推动工艺美术产业转型升级。


如在原料用料方面,引导企业开发利用新的可替代木材,推广大果紫檀、非洲紫檀、非洲黄花梨、鸡翅木,开发利用非洲檀香木、科檀、古夷苏木、非洲乌木等中低端木材。与此同时,降低高端古典家具产值占比,提高中低端家具、小件工艺品的产业占比,一方面确保产业的可持续发展,另一方面也推进红木消费的大众化。


对于行业规范化的问题,黄杰表示,仙游目前在积极推广“仙作”集体品牌,健全行业标准,完善细分标准,也在加强行业的监管执法,对于专利、商标侵权、掺假售假等违法行为开展联合执法。


黄杰坦言,只有迎合年轻人的潮流和需求,才会有市场。因此,仙游当地的红木产业也在寻求“跨界”合作与年轻化。


黄杰介绍,近年来,仙游也逐渐在动漫、明星周边等文创产品方向创新发展,大师工作室高端创作与企业大批量定制双向推进。“我们还曾为某个著名歌手定制过钢琴的红木模型周边,一下子就能销售十几万件。”


目前仙游有国家级工艺大师18人,省级大师136人,黄杰透露,这些手艺人每年个性化定制的工艺品都供不应求。


在卢正义的视频下,要求增加制作细节镜头的呼声越来越高,可以看到,年轻人依然对老手艺感到好奇与喜爱。正如有评论所言,这是传统工艺与现代审美的完美结合,手艺人与时俱进,心永远年轻。


来源:新域实验室  文|戚梦颖

 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广告服务

QQ咨询: 553505488 693514506 962990220
联系电话:0594-2628315   联系人:王小姐   Email:hvybh888@163.com

版权所有:中国(莆田)海峡工艺品博览会